Monkey's Talk

Wednesday, March 22, 2006

透明


我不敢洩漏太多心事
因為害怕被看穿
害怕被你看穿

我無法隱藏太多心事
因為我是透明的
我是透明的

透明被你看穿
看穿我的不安

我的不安
需要你擁抱

Saturday, March 11, 2006

感動




一直從看過蘇打綠現場表演的朋友那聽說LIVE比CD好聽幾百倍不止,
讓我很是心癢難耐,關於樂團現場表演的爆發力與臨場感我是非常清楚的,
因此迷上蘇打綠後,也是千方百計希望可以聽到他們的現場。

聽說他們3/25在“The Wall”有演出,當我想上網訂預購票時,卻看到→
票已全數售完orz...我的心都碎了~"~,還好後來又得知3/11晚上在誠品信義
有蘇夢連線的表演,真是皇天不負苦心人阿~~~(對不起我亂用成語),
是露天表演不售票,拿起許久未用的相機便殺了過去!

到了現場發現沒有自己想像中的擁擠(大概是因為露天),我馬上發揮歐巴桑
的精神往前直衝,硬是擠到較前面的位置,我一直覺得這樣才有臨場感,
重點是在人潮比較擁擠的地方,自high也比較不會被發現^^"

好不容易盼到蘇打綠上台,發現主唱青峰是個很愛聊天的可愛男生,中場還
一度聊到high過頭差點唱不下去,很喜歡他們的平易近人和可愛,但重點
還是我想聽他們表演阿!!!
今天他們一開始就說了,會表演一些比較冷門少唱的歌曲,因此剛開始時
演奏著我不太熟悉的曲目,我沒能馬上融入,卻還是被青峰細膩高亢的歌聲
感動的不能自己,待我逐漸進入狀況時,另一個驚喜又發生了!



五月天的瑪莎來到現場!!是蘇打綠的特別來賓,我當場就無法克制自己的
尖叫了起來>D<~~~
青峰唱了五月天的擁抱和生命中有一種絕對,瑪莎伴奏,我真的差點沒哭出來...
我最喜歡的二個樂團(雖然五月天只有瑪莎一人代表啦^^"),就在距離我這麼
近的地方表演著,真有種 人生至此,夫復何求的感動耶XD

我想,有一天,蘇打綠也會變的像五月天一樣紅透半邊天吧,到時候,想要
這麼近距離的看他們演奏,恐怕也不是這麼容易了,我得好好珍惜現在,
還能這樣靠近感受著他們帶給我的感動:)

蘇打綠


<你如一縷薄菏透進我心的沁涼>


從我高三那年聽到五月天之後,有很久很久....不曾再被哪個樂團如此打動過,
直到我聽到蘇打綠

學生時期的我多多少少都還會注意一些地下樂團,也聽過許多不錯的作品,但是
出了社會以後,很多資訊似乎與我斷了訊息,或者,其實是我對它們視而不見,
感情、工作、家庭...很多事情讓我無暇他顧;所以,其實我並不清楚蘇打綠是
何時發行EP、專輯的,會聽到他們的歌,大約已是他們發行首張專輯快半年後的
冬天了,還是搌轉經由朋友那裡聽到,而後,我便欲罷不能地深深愛上他們了^^"

多麼慶幸,台灣還有如此動人純粹的旋律和聲音

Tuesday, March 07, 2006

純粹


這世上最純粹的事情

是早晨醒來陽光很溫暖
是一見到你就笑開的顏
是看貓兒熟睡半瞇著眼
是還未發覺就滑落的淚
是散步時微風輕撫著臉

是總突然來襲的思念
是畫圖畫到渾然忘我
是看得見星星的夜晚
是陰天午後難得寧靜

是我忘情看著你眉邊

Monday, March 06, 2006

happy.BIRTH.day


《我們在禁錮的血肉中誕生,在憂傷的戰鬥中成長,在時間的流轉裡失去彼此。》




五月天阿信終於把他的歌詞集結成書了,我毫不猶豫地衝到書店買下它,因為
我早就期盼許久....光是阿信寫的歌詞精選我就不打算錯過(雖然五月天的專輯
我也都有購買),看到書皮封面主打的攝影師,更是讓我為之一驚,相信看過
岩井俊二電影的人,都認識他,這是happy.BIRTH.day帶給我的驚喜。

回到家慎重的翻開書頁,細細品嚐書裡的一字一句,果然如我所預料的一般...
剝去音樂的外衣,阿信的詞,讀起來別有一番風味,真的,說是詩一點都不為
過,阿信的細膩(或者說龜毛~笑)在他的文字裡一覽無疑,他帶給我的感動,
永遠都是這麼真切而深刻。

也許有人不同意,但是對我而言,事實就是如此;在我聽過的、看過的歌詞中
,沒有人比的上阿信的文筆,不是為了屈就樂曲而毫無意義的贅字連篇,就是
為賦新辭強說愁的無法打動人心,別人不是沒有寫的好的作品,但是其實我很
訝異,訝異阿信如此龐大的創作量,水準卻始終如一。我想,他的堅持是對的
,被五月天深深打動的我(不論是音樂或是歌詞)會永遠支持他們!


Friday, March 03, 2006

回憶




今天整理皮夾時,無意間發現這張票根,小小地夾在一疊名片中間....

本來隨手就想揉一揉丟了,卻突然想起,當時陪我去看展覽的小弟,因為腦震盪的
舊傷外加壓力過大(醫生說的),患了失憶症,把將近半年來的事情都忘的一乾二淨
(真像是韓劇阿~你一定這麼想吧= =),當然也不會記得我這個認識不多久的網友,
更別提記得展覽的事;想到跟我一起看展覽的人都已經完全遺忘這件事情了,我要
是就這樣把僅存的票根都給丟棄,不就彷彿這一切都不曾發生過一樣了嗎?

我猶豫了0.01秒,還是把它放回皮夾中,
至少,
讓它在我的回憶裡,活得好好的......